生病了。。-_-“

Posted at 10:36pm4 CommentsPosted in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好希望生病可以快快地好起来,没什么,只是突然害怕无法步行的那一天。

想起在英国时,脚常踩着三寸的靴子,在街上逛得气喘如牛,双脚酸痛。

看到许多坐在轮 椅上的残障、衰弱人士,可以在手中掌控来去自如的方向时,我真的曾经羡慕,羡慕不必劳走的方便。

但,现在,我坚持地想用两条腿步行。就算酸痛,可以强健的 一步一步走下去,是幸福的。

Posted at 9:42pm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心情随写,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回家的滋味真的很好。很幸福。

变成赖在家里的猪也很棒。很惰性也很随性。除了吃喝玩乐,就是到头大睡。日子逍遥自在地,就这样的过去了。

三个星期以来,似乎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有着很多的快乐。原来想法与快乐是不成比例的。快乐的时间总是飞逝地过。好害怕那一天的来临。然而,呆着越久我就会越舍不得走。心里面呐喊着“其是不想走”。走了,看不见亲切的家人;听不见海声;吃不到美食。最重要的,你补不了心中那一块缺乏的思念源。

却,仍想振翅再飞,高飞,远行流浪。只是,这次翅膀有点残弱了,身体不再健壮了。固执任性的我还是放纵自己年轻的展望。

我不祈求什么,只希望回英国后的我可以幸福健康,快乐。那我就心满意足了。

飞着回家

Posted at 8:40pm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这一次真的不一样。好开心,可以坐上飞回家的飞机。从来不曾如此热切的想在这一瞬间尽快的回家。这急迫的心仪一直得都在呼唤着家乡的温暖。打从三个星期前,或更久以前,我就一直在心里倒数,倒数着这一刻的来临。

终于,坐在靠窗的位置,心里的大石似乎快要被雀跃的尖叫撑爆了。好希望快点天亮,晨曦将会带我回家去。那美丽炙热又熟悉的阳光,好盼望。

想起一年前的我,与现在的心情豁然不同。想完成梦想的心与已满足的心境砌出了我思维力量不同的观念。在挨过熬过哭过笑过之后,我真的想回去心中追温暖的避风港。流浪日记已经不起心灵疲惫的无助,已无力再继续彩绘填写。

有时候,想,这样够了吧?心中已有了满足,是时候回巢了。然而,偶尔矛盾的心会时不时地叫我坚持的走下去。窗外的英国依然漂亮,但我很舍得的萧然告别。跨别一年的自己,为达成理想而骄傲,也为自己错失与家人生活的机会而愧疚。希望回家后可以好好的弥补。

再见了,英国。

我,越来越靠近那马六甲海峡了。

(笔于SQ321)

好想听海

Posted at 2:31pmLeave a commentPosted in 伦敦.我第2个家

很就没有听海了。

伦敦不靠海,只有一条黄澄澄的河。听不到海浪拍打沙滩沙沙的声音,我很想念。特别是我家乡那长长的海堤。从小到大,记忆中总有海边伴我成长。小时候常牵着父亲的手走路到海边放风筝。我还记得是个小小的四角形,透明的彩纸与竹枝剪制而成的传统风筝,漂亮的很,只售价50仙。

父亲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教五岁的我放风筝。虽然他总是把已经放的高高的风筝线筒转移到我手里握着,我依然雀跃地在那一片软白色中,认为自己可以把 风筝高高挂而沾沾自喜。父亲把我拥在怀里,紧紧的握着我拿着线筒的小手,暗地里帮我操纵,想起来也觉得很温馨。我总是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向父亲相反的方向起 跑。看着他风筝升空的那一刻,蓦然觉得它好像充满了生命,撑着空气摇摇摆摆了飞了上来。其实,它比我们还开心吧,可以遥望远方,看见水平线的另一个海岸。 好羡慕。

爸,你身体还好吗?我自己把风筝升得很高很高了,希望它可以望见在14268 miles外的海岸线,因为在它的上面都寄讬了对你们满满的思念。

想家

Posted at 3:55pm3 CommentsPosted in 伦敦.我第2个家

我真的很不喜欢掉眼泪。但是,很无可奈何的,热泪总是喜欢到访。我真的受不了自己以泪洗脸的样子。有时候会质疑自己是否得了忧郁症。真的不明白不快乐的根源是什么。每一次答应自己不再哭泣的约定总是被无法控制的情绪淹盖。

感觉内心脆弱了,保护自己的城墙不再巩固了。

是因为离家的思乡情怀吗?是因为挂念在马来西亚,可以倾诉心事,非常合契的知己吗?还是因为生活上常遇挫折而心伤流泪?不晓得,我真的不晓得。好希望回家,真的很想家。很想念海浪的声音,很想念拉惹乌达的炒果条,很想念我那舒适的窝。有时候情绪惆怅时我无法压抑那份愁伤。很多时候,我选择在市里游荡来填补心中的空洞。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开心一点,快乐一点,然而覆盖着黑纱的纱布让我看不清无法喻言的空虚。

想找出这空旷的根源,停止扩散泛滥,但是我发现我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