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平安~我从印度回来了

Posted 3 CommentsPosted in 印度慈善之旅, 心情随写, 若有能力就做慈善吧

我回来了,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当一切的陌生感, 在一趟飞机途中变得熟悉后 ,我开始学习感恩, 感恩于一个属于自己非常熟悉的地方。 感恩于流浪后, 还找到了那条回家的路。 路途遥远, 爸妈的声音呼唤着我回家。 那天妈SMS我:几点才到家? 我答:今天抵达KL了 住朋友家。 隔日,她再SMS:Hi 今天星期日你有回来吗? 我不忍让他们久等, 他们在家里等着我吧, 我想。 我答:我明天回去。 从伦敦回大马后, 停留KL然后直飞印度。在印度过了一个星期, 我都还没回家, 真对他们感到愧疚。 幸好, 我平安回来了 ,只是失“声”, 只是感冒 ,只是相机坏了。 谈起相机 ,心中总是揪着一团, 我心痛的不是相机, 而是失去凝住的画面。 无法和你们分享 ,那一切我喜欢的画面。 因为印度是如此特别, 如此充满震撼性, 我终于明白为何很多爱流浪的朋友,都爱上了印度。 因为她的色彩, 因为她的贫瘠, 也因为她拥有最简单的快乐。 我才用一天的时间,已经爱上了印度。

【大声公】这篇为World Vision喊一下~

Posted 2 CommentsPosted in 若有能力就做慈善吧

每次都在queensbay mall进行 慈善活动的World Vision 这一次终于抵达Gurney Plaza 好想看看槟城人(尤其是靠近Gurney Plaza一带)给予另一个窗口 另一个世界的反应 这一次 会不会再有仅7岁小孩的助养人? 这属于高尚住宅区的地方 会不会拥有一样扑克牌的脸孔? 会不会有更多更大方的天使? 我好想知道这一切的答案 我想看看这被称为时尚高级大型购物商场内 会不会有比较深刻人情温暖 人情 与 金钱能力 是不是能够成为达到一种平衡 或是不成比例?

Hands Up for Children Walk-a-thon @ Penang

Posted 2 CommentsPosted in 若有能力就做慈善吧

记得以前在慈济大专营学过 人生中有两种重要的事情必须趁有能力 有机会时赶快实行 不然 或许以后没这个机会了 当时的我绞尽脑汁 想到的答案尽是 “照顾身体健康” “善待自己也善待别人” “追求梦想” 等 谜底揭晓后 才知道原来答案是 为他人着想的“行善” 和 “行孝” (不禁觉得之前的想法 有点过之不及) 我想 “行孝” 很多人都懂吧 很多人都看过朱自清的《背影》吧 然而 有多少人可以及时行孝? 有多少远方游子可以义无反顾地回家乡吃一顿饭? 父母亲的岁月 历经半百 像个倒数计时器 每分每秒流逝着一种无声的生命 “行善” 从来不曾出现在我脑海的字眼 从那刻起 开始烙印在脑海某处 静静地呆着 原来“行善” 不只是偶尔捐一捐旧衣服 捐一捐钱  真的存在意义 是打从心底布施 一种完完全全不求回报的付出 可以是当义工 可以是义卖 也可以是义走 义唱 义演 用心为陌生人做一件事情 而不求回报 是一种用生命 用心去运作的事情 是滴 不求回报 没有酬劳 与金钱利益没有任何勾结 有谁会这样默默地布施 快乐而且满足地付出? […]

【义工之旅】World Vision – We See Change Roadshow 精彩花絮

Posted 1 CommentPosted in 若有能力就做慈善吧

(上图: Malaysia Idol 冠军 Daniel Lee也分享他在world vision的故事) 每一个成人都有故事 每一个小孩会不会有故事? 大马的小孩  故事围绕在跳楼  赶补习班  吃快餐  玩iPad 上戏院看戏 或 过年放烟花 收红包 穿新衣 那  外面 住在另一个世界的小孩 他的故事 是每天挑两桶水 检垃圾 耕田 在他的世界里 干净的水和温饱比 任何东西都重要 我还是很喜欢当义工 对她说 不晓得我可以坚持多久 还可以当多少年 但 只要我可以做到 再忙 我都会安排时间 她:其实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会有不同的角色 我同意 只要有心 就会有一把伸出的手 昨天我扮演的角色 为 一名义工 帮助的 是另一个世界的小孩 一些需要帮助的生命 很欣慰地 今年也有很多让人温暖的故事 很多父母亲 特意带了家里小孩 来看看world vision 让他们明白 口里的米饭是如此珍贵 […]

We See Change –World Vision @ Queensbay Mall Penang

Posted 1 CommentPosted in 若有能力就做慈善吧

如果从去年就开始跟踪我的文字 那相信你一定看过曾写过关于World Vision世界宣明会的【义工之旅】 时间滴答滴答地走 时光就这样 过了一年 感谢天 我还活着 感谢天 我还有能力活着 以下为去年曾写过的文字 ********************************************************************************************** 其实world vision的梦很远大 不只是单单让小孩子们读书如此简单而言 从一个偏僻的部落 有些住在山上 有些在荒山野岭 有些连基本的水源都成问题的日子里,我们活在开着空调的starbucks,坐着喝浓郁的咖啡,悠闲地看一本书。外面世界有些我们不曾开启的门,门后有着眼球内不曾看过的贫瘠 饥饿 在生命边缘挣扎着生存,睁大着空洞眼瞳犹豫着生命意义的小孩。这些小孩没有家 没有爸爸妈妈 没有城市 没有童年 没有爱。只是寒酸地围着几条布,窝在几块木板上瑟缩地承受病魔的摧残。 在让书本摆上小孩的书桌前,world vision需要跋山涉水。先接触当地人,说明来意取得信任,为部落寻找水源,让他们可以引用干净的水,减轻细菌的感染。然后带进医药用品,为生病的治疗;为其他的防疫。为了不让当地人依赖外来的力量,可以独立生存,world vision接着教导当地人生存之道,教他们如何耕种,如何处理卫生如厕,过后再盖小小的房子 学校,训练当地人,让他们负责这些计划其中一个部分,然后让小孩子们在简陋的学校里上课,学习知识后将来可以回馈给社会。当这个部落懂得透过耕种或是手艺换取金钱,让小小的村庄可以慢慢发展时,world vision的任务就大功告成,可以功成身退了。 这整个“梦”的过程所牵涉的时间,人力,财力都是需要背后一股庞大长期的力量支撑。那这里力量从哪里来呢? -来自你和我。 “I am only one, but I am one. I cannot do everything, but I can do something. And I will not let wh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