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人民的声音

Posted on Posted in 小品生活

我想,很多人都和我一样,每天忙碌地在网上不停地追大选的消息。一个连接、一个video、一个资讯,在2013的今天,跟踪政治新闻是多么的方便。说穿了,大家其实都热了起来,突然变得爱国起来。我也是其中之一个。

我,人民的声音

从来不觉得自己很爱国,在2004到伦敦留学那年,或是更早的以前,我从来不曾想过在大马永远居留。大马,一个连隔壁小岛新加坡都比不上的国家,从来不曾在我梦想中出现过。

是的,很悲哀,我曾大言不惭地对朋友说过:“我不晓得我的未来在哪里,但很肯定不会是马来西亚。” 那年我18岁。结果嫁了,当了英国媳妇,目前人却在家乡槟城。3月尾回来后,死赖着不走,一直等待着首相Najib公布大选日期。我希望这一次大选,可以尽一份人民的力量。虽然为首投族,但手中那一票代表我的声音。

我也从来不属于哪个政党,我属于我自己的思想,用自己的经历去体验,用自己的眼睛去看马来西亚政府的贡献和变化。

当中国正飞速发展:使用子弹火车,跳过拨号上网,直接跨入宽频和无线上网,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建了一条又一条;马来西亚依然原地踏步,网络最快只有10mb(伦敦已经是32mb),南北大道只有一条,人民还是依靠汽车或是巴士,忘了其实我们也可以拥有子弹火车,快铁。

当欧洲国家积极地研究环保车,转化大自然能源,北京使用环保巴士,环保摩托车;大马还依赖着2035年会被挖光的石油,Lynas无端端驻入我国美丽的海岸。

当外国人都在积极学习中文,觉得两千多年中国文化蕴涵丰富知识,还研究中国料理轻松夹筷子时;大马华小学校一间间被关闭,华小老师严重欠缺,独中统考不被承认却被全世界承认,5年大选前才得到政府拨款一次。

当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的情妇被媒体揭露爆密,总理们不是被弹劾就是辞职下台,而大马首相的情妇曝光后,情妇被C4炸弹炸碎,一条条人命接着离奇发病或死亡,蒙古女郎阿尔丹杜雅被谋杀命案件在大马媒体报导下也离奇般消声匿跡。

当伦敦有民众示威抗议,搭帐篷睡在公园里时,警察们守卫着他们的岗位维持次序,而大马民众428 BERSIH和平大集会静坐时,大马政府进行全城戒备,封锁整个吉隆坡路线,军队派出镇压部队,抛催泪弹,喷射水炮。

英美国家对付世界上最严重的恐怖分子爆炸案,轰炸美国911世界贸易大厦,轰炸伦敦地铁巴士,用的是情报人员和警察;大马对付全国犯罪案飙升的小偷,打劫犯,用的是潜水艇,最新的战斗机和最新的坦克车。

当美国第一夫人穿着只是快餐式的大众化时尚品牌H&M(点击这篇看我分享过我最爱的H&M),大马首相夫人穿金戴大颗钻石 用Hermes鳄鱼皮包包(奢侈品牌中的王牌之王),每次手提包都不同Hermes颜色皮质。

当英国大选时,英国人民随时随地用手机上网投票候选人,而大马的海外选民用邮寄选票,人民需要回老家投票,SPR选委会的电脑名单错误百出,死人可以投票,同样名字,同样年龄,还同样出生日期的人还可以在不同州属同时间投票。

当英美大选时,两边总统候选人不停地在电视上,在广播上进行公开式辩论赛,公园处处见人民言论自由,而大马候选人,一方忙着全马跑政治讲座,公开邀请辩论;另一方大方挥霍拜票每晚豪门夜宴、巨星演唱、免费吃喝(酒)、免费巴士载送、免费大抽奖,在巴刹实行蓝色T shirt的小贩有钱赚计划。

当英美国家大选课题,尽是各党派改善治国政策:如何更加倾听民意、如何减少国家开支下、如何响应环保、如何增进国家经济收入等时,大马候选人都在扮Angry Bird、政治讲座上唱歌派免费专辑、穿厨神制服拜票、把曾经选美,唱歌得冠军当成候选人优势。

大马主流媒体电视上,报纸上的广告,清一色是国阵旗帜,不停地挑拨种族之间的关系。广告上尽是宗教歧视,种族歧视,而民联则一律专攻网络面子书、Youtube、网上新闻。反风吹的课题,围绕在挖国阵偷吃不抹嘴的疮疤,把抓到的把柄,狠狠地,反复地辱骂,把对手黑暗的一面,一层层揭露出来,越多越好。接着,开始出现很多煽风点火的人,让世界变得纷乱,让大选越来越白热化。

感谢民联煽风点火的人,因为你们,很多网民不停地在电脑萤幕上宣泄他们的不满,怒骂。虽然用字不雅,但是他燃起了一团对政治的小火(有火好过没有火)。但是,网民,哪个专页有挑起种族主义,宗教歧视的,请大家好好注意,睁大你的眼睛,冷静地筛选,别被政治宣传平台降低了你的智慧。不管是什么肤色,我们都是大马人。

华人、马来人、印度人,这些只是形容种族的名词,并不能用来代表政治的名词。当一个政治党只为了一种肤色,争取自身利益而忽略其他肤色时,这就是种族歧视。请别再区分哪个种族了,我们都是大马人。只是使用的语言、文化、宗教,饮食不同而已。

也感谢国阵煽风点火的人,因为你们让我们了解到,原来民联不停抨击你们贪污腐败,玩弄种族主义的手段,也比你们在广告上,用伊斯兰宗教刑法来恐吓人民来得强,而且还在华文报上。这简直就是故意玩弄宗教主义,另加“恐吓”民主投票权利。

为什么大马政府的“民主” 需要用恐惧来威胁?
为什么大部分大马的人民都对政府感到害怕?
为什么人民手中的一票会是因为害怕而做出妥协?

民主主义 = 人民自我意愿下 有权利选择一方投票

你知道吗?英美政府最害怕的是 > 人民的声音,尤其是人民手中那神圣的一票。他们倾听所有社团的声音,不停地在电视上,电台上办全民开讲,针对性探讨某国家课题。人民可以直接拨电进去辩论,他们努力地维护所有不同种族、不同背景、不同生活方式、不同语言、不同宗教性别健全或是残障人士,却一样是美英护照的公民。

对于人民,他们政治家,走的是光明正大路,无法拐黑暗小路,派钱拜票。因为媒体界新闻自由,有权利揭发他们的罪行,大肆报导。他们会被司法严厉地处置,最严重可以被司法机构弹劾。(我想 在我国这弹劾事情发生的机率应该=0 唉~)

而大马新闻媒体界备受政府施压,属于民主自由的第三眼睛 —— 新闻界:包括主流电视、报纸、杂志、广播业等都是一面倒向国阵。

这样情况下酝酿出来的民主政治制度,真的民主吗?
这样环境下备受压迫,报导出来的新闻还真的自由吗?

当民主制度国家,只有一党独大,一只手长时间遮掩半边天时,会造成国家什么局面?

就像清朝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1711-1799年),乾隆王在位60年,被喻历史上执政时间最长,年寿最高的皇帝,打造极盛时代,中国专制时代的繁荣富贵。其实在乾隆末期,1793年外国使者马戛尔尼到访时,整个朝廷已是贪官腐败,人民们被逼缴纳重税,以喂饱皇权淫威的官员们。那时人民贫瘠困苦,盛极而衰,种下了鸦片战争,日后被八国联军入侵的祸根。

虽然我国并不是帝国主义,而是民主国家,但翻看世界历史研究,只要政治人物执政者长时间霸权,人类的欲念将促成最高地位者恋权滥权,造成从上至下官员们贪污腐败,最后得利的,是最高层地位和他们身边的人,最受苦的是平民百姓。

我以为大马已经从1957年开始独立,造就了今天的民主国家,人民的权利就是主宰国家的生命。然而,2004年在伦敦留学后,我才发现,原来大马离真正效仿的英国民主政治制度,还差了一大截。

我曾经很天真地对外国朋友辩护大马:大马因为有三大民族还有土族,追溯历史我国独立时签下了保护土著和马来人的权益,所以在教育、经济、政治、社会、文化这几方面都有对其他民族有保留,为了我国的和平和稳定。

他很困惑:这不是民主政治制度,民主制度代表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伦敦有比大马更多不同的种族,全世界不同国家的人口都在这里,每个人都有在国家内贡献过,包括其他种族,为了和平稳定更加要一视同仁,不是吗?

我呆了一下,从那时开始我思索,我开始对大马的民主制度感到困惑。

我,人民的声音
在网上看到了Yeo Bee Yin(杨美盈)的文字<Entering into Politics – The Story Behind. > 一位年轻的DAP候选人,一位优秀的人才,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看到她被308政治海啸激发回家贡献的文字,让我很感动,真的。

很少有机会在外出国后的优秀人才会回流,很多我那一年优秀的同学都已外流。北海钟灵全级校园第一名的去了美国,第二名去了澳洲,还有很多人在新加坡、台湾、英国、中国等。像她提过的,很多优秀人才都选择了更好的路远走高飞。当然,为什么不呢?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也曾想过离乡背井,想过舍弃这里的一切,去追寻自己理想的国度生活。然而出了国,在外面的世界,发现了大马的好。一个没有地震,没有台风天灾,充满丰富自然资源,理想的地理位置,美丽的海洋,热带雨林气候,山脉养育了多种大自然生命。大马多元种族的文化传统,不同的庙宇,饮食习惯,一句掺夹着马来语、粤语、中文和英文的句子,全世界,只有大马人听得懂。

离家背井,当初为的是自己的理想,想出去看一看,闯一闯。看了后发现,外面世界真的很大;看了后,总会因为不同的观点,与自己熟悉的实物产生截然不同的概念,而想起家乡。

某天在伦敦,与几位中国朋友聊起回家乡的日子。

中国A: 你什么时候回国啊?
英国华侨B: 我持有英国护照
中国A瞪大眼睛:你这个叛国贼!
我:为什么是叛国贼?因为护照吗?
中国A:对啊~ 一般念完书都会回国贡献,你(指着B)反而在别人的国家贡献,帮助了其他国家经济成长啊

我立刻被他当头棒喝了一下,这。。。不就是我吗?

当我在国外为大马的发展感到叹息时,自己本身却是一颗小小的螺丝,在别人的国家默默地运作。舍弃了自己的家园, 只为了想在更好国家生活,却没有想过为国家做些什么。大马人应该有很多都和我一样,在全世界流浪落脚。我相信那是个庞大的数字:因为被拒大学门外10科A的优秀生,获得外国奖学金而一去不复返、因为被JPA资助留学也趁机呆在国外的大学生、因为要赚比较多的外汇而在新加坡工作的游子,很多人都因为不满大马目前的生活而离开了,或是为了孩子们更好的教育的前提下,爸爸妈妈带着全家人移民了。

离开后,留下了自己最爱的双亲家人,朋友亲戚家园,还有一群热爱这块土地的人民。

308政治海啸后,也看到还有很多政治人物,努力为更好的未来打拼着,还有很多充满热血的企业家,大笔地乐捐给学校发展,还有438名本地从事艺文创意工作者,作了一首又一首动人的爱国歌曲,呼唤着外国游子回家投票。会被感动的心,是因为我们的血液里,还留着马来西亚人的血。一张票代表一个希望。

我,人民的声音

照片来源: Chong Keat Aun

我回来,因为我想为国家贡献些什么,就算只有我的一张票,我也想要表达我的声音。我有权利对国家投下未来的展望。

有人说:政治如此黑暗,最好置身之外,什么都不理,投那边都一样,或者废票也很安全。

对不起,我无法这样愚蠢,让别人牵着我的鼻子走。脚踏在大马土地上,呼吸着大马空气,喝着大马山脉流下来的水,我有权利决定这块土地,应该是翠绿或是贫瘠,空气该是乌烟瘴气还是清新,水源干净还是浑浊。国家发展和环保都与我有关。就像生活里的小事:如水费电费、各种税费、公共交通、小孩的教育、咖啡面条,至大事如房屋、法律、宪法、Lynas、新闻自由、政府医疗、工作机会等,都与政治有连带关系。因为政治掌控着人民的生活,人民需要懂得透过民主政治制度,选出优秀的领导党派。

目前我公开支持两线制,只为了一个原因:一党不能独大。而且,国阵已经独裁了五十六年,如果再继续多五年,已经超过了乾隆在位60年(乾隆其实霸权 还在太上皇帝位掌控了嘉庆3年)。这样的局势,对于人民根本毫无利益而言。国家只会越来越腐败,选举只会越来越肮脏。国家两线制,人民才是站在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立场。

就像槟城州,目前全马最让人羡慕的州属,每天都有一马免费宴会、免费抽奖、小贩们总是收到钱做生意,民联和国阵不停地推出人民受惠的政策,只要两线制,人民就是皇帝。

人民,你看清楚了吗?衷心希望大马可以在21世纪,透过文明选举方式,来进行新的改革,大马政治才会进步,国家才能繁荣。改天,或许所有国外的优秀人才某天也会回流。 😉

游子,无论多远,请你回家投票,好吗? Ini Kalilah~ Ubah!
*************************************************************************

Yeo Bee Yin(杨美盈) FB: https://www.facebook.com/yeobeeyin?group_id=0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http://baike.baidu.com/view/132504.htm

 

反对大马种族主义与种族歧视, 争取非种族性的解决方案。http://suaramjb1.blogspot.com/2001/09/blog-post_09.html

饥饿的盛世:乾隆时代的得与失 http://bookapp.book.qq.com/origin/book/?workid=2514171

14 thoughts on “我,人民的声音

  1. 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出国了,通常都不会回来。。。。。。

    我没有钱也没有机会出国生活, 所以,感谢你赖死不走的那一票!~

  2. 自从槟州换了政府后,虽然仍有不足之处,但却见他们努力不懈,屡屡创造佳绩,也因为看到自己的州越来越好而感到骄傲。眼见为实,支持心中所选吧~

  3. 写得太贴切了,我也看过 Yeo Bee Yin-杨美盈的那篇文章,看完后很感动!

    我相信任何一个党执政太久都会出现腐败,看到那些恐吓和大肆地报道不实的广告等,看了都心凉。 我也支持两线制!

  4. 看了这篇很感动,你写出多数人的心声。我也曾经想离开,到外国去发展。后来年龄渐长,才发现自己家乡的美好。

    也感谢你赖死不走的一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mmentLuv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