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不住的笑

那天心痒痒地去试了fish spa 在一个布置舒适大方的环境里 用酵素洗净双脚后 开始寻找脚上的伤口和蚊虫伤苞 贴上plaster以免被小鱼儿攻击 beginner先从最小的鱼儿开始 走过一个个鱼缸时 我感觉到那股被唬唬瞻视的目光 来自几百只肚子饿的鱼儿 一股送羊入虎口的感觉油然而生 开始担心双脚完好无缺的下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