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Prague~第一章 我恋上那旧广场 夜间的Charles Bridge

Posted at 1:13am5 CommentsPosted in 布拉格.失落的王国

上图:布拉格城堡时间总是与生命赛跑,跑赢的无非是想从太阳西下,或是月亮升起时拽一拽头,告诉对方你落在后头。感觉自己的生命一直不断地努力向前跑,不敢回头怕耽误了秒钟;不敢抬头,怕太阳或是月亮已经在上头。我依然不解地向前跑,跑到累时募然肌肉抽蓄,倒在地上叫救命。 偶然发现自己在一段段中途,忍不住偷偷歇了。醒来时像白兔,发现乌龟赢了。最近每晚都在熬夜,写到眼睛凸出,我不敢怠慢,希望一切可以回转,如果我还有时间。 布拉格的城市中,有着快速回家休息的太阳与一直躲在云后的月亮。长长的黑夜间,徒步在湿答答的石头路上,我看见着城市不急着赛跑的乌龟与白兔,悠闲地喝着世上最好喝的啤酒,溜进歌剧院里听音乐会;有更多的游客在大广场上溜达,还有些参与幽灵探险夜行队。 印象中的大广场上,高高的教堂巍立在黑暗中,活像个童话故事中的鬼蜮。走过charles bridge时的那一小段,在黑纱的笼罩下,散发着鬼魍魅影。脚下小小的石砖,遗留着千年历史,没有经历第二世界大战摧残的小城,她拥有古昔日的味道。美 丽,在于小石头路上有着怀旧电车的痕迹。窄窄的路上,高高的古时建筑物中,偶尔看见Tram穿越其中。好像有这一份神秘的嫁衣,隐僻着底下的妩媚风光。 阴暗的街角,寂静的路道,不远处听到高跟鞋啃啃啃的声音。这座城市美得太安静,仿佛在偷偷地进行着不当行为,一有些声音,会立刻竖起耳朵。画面上某些罗马式,哥德式,文艺复兴建筑物和石头路与伦敦很像,但如此安静的人声车声却差上十万八千里,有一股逸闲在里头。 走过大大的旧广场,看见千年历史的钟。钟下有几位穿着黑风衣,戴着黑高帽,提着灯火的tour guide。他们是专门讲鬼故事,带游客穿梭于布拉格小巷里寻找幽灵的领队。由于恐惧胆小,怕大鬼小鬼洋鬼,我选择擦身而过。 下图:布拉格旧广场 下图:布拉格一角 下图:摄于Charles Bridge 遥望布拉格城堡 下回待续。。to be continued

你们想看那一个故事?

Posted at 3:58pm11 CommentsPosted in 伦敦.我第2个家, 布拉格.失落的王国, 心情随写

有人在的地方,如果有爱,是一道很美丽的彩虹。反之,有人在,没了爱,是地狱间的彩虹, 如何都无法缤纷色彩。剩下黑与白的故事,没有灰色地带。看过Prague美丽的城市后,有一种突然想爱的感动。我爱上了那很诡异的鬼蜮小城。 站在Charles Bridge上听着街头艺人拉的小提琴,看见夕阳下的彩霞渲染着布拉格美丽的河岸,我眼睛不禁觉润湿了。琴声优美的旋律拉动心声某处的神经线,眼眶红了, 在那黄昏坠入魔域中的音符。偶然在街角看见一间画廊,里面有着吸引着我灵魂的画。画中的色有些是黑白,有些尽是色彩。然而我在黑与白之间找到布拉格的灵 魂。一座特别的城市有着其他城市的影子。仿佛看到Zurich,巴黎,雅典掉落在某一角,似曾相识却又很新鲜。 我好像再一次爱上了冬天的伦敦。或许上次的丑恶记忆得已重新翻印,或许是Heatech打救了我,也或许是记忆中的害怕丑化了她,更可能是, 或许,这一次浓浓的牵绊让我很温暖。我逃离了夜晚清晨的迷雾,排除了站在巴士站上搓着手掌心的冷。有的是温暖的四堵墙,操作正常的暖气和与日本带回的幸福 毛衣。这个冬天,还不错。 好像如做梦般,梦醒了,搭着班机离开。那一段与大马完全不同的文化,又渐渐地离我远了。那天在Trafalga Sq的狂欢,畅饮欢乐,与一大帮朋友聊天,暖暖的涮涮锅,一眼望去高高大大的外国人,长长的腿穿着高高的靴子,在Harrods闲逛闲逛。与好朋友喝茶吃 饭,一片白茫茫的雪地,标准动听的英国腔英文,英镑,underground, oyster card, boots, 小红巴士,红电话亭,灰蒙蒙偶尔灿烂的天空。好吃的fish & chips, pert a manger, corn wall pasty, hot chocolate, wine, green tea, 日本餐,韩国餐, 意大利餐等。我很想念。 似乎生命中有两个相差太远的路。在左右来回跑后发觉自己更加无法释怀,像从潘多拉星睡醒后一直想回去。这样的重复又重复后,不晓得会不会像男主角一样死在另一个世界里,然后活在紫色星球。如果一切只是如果,或许会好一点。爱上一个国度很容易,爱上永远让你活着的地方却很难。在外头总是想家,回到家却老想着外面的天空依然还很大。然而我发现一点,离家出走的次数越多,那种思念家乡的力量会拉扯得更加强烈,是我老了吗?或许是外界另一个国度,激发对家乡的触觉变得好敏锐。 对人,也一样。有些人在大城市的地方,人情只是一片薄薄的叶子,秋天大风刮起时,轻易地飘落。坠落后的力量根本微不足道,如其他落叶一样,轻轻地覆 盖多几层。只有在人不经意踩过时才会嘎嘎作响。有很多人只是一面之缘,从开始的陌生到后来的熟络,才发现那几小时谈话的力量,根本不算什么。再见,就是或 许都不再见了。那谈话的深度又算得了什么。很多人选择了有酒今天醉的方式,以后还有没有以后,反正只是作乐又何必太认真。 我明白,只是机缘深浅如伦敦天气般,太随机有时候让我束手无策。感情太丰富总是太认真。学习着好好地 过生活也是很快乐。学习独立,在生活中,在情感里,在现实中,在梦境里。懂得衡量独立在每一方面需要一定的毅力。做到变成习惯后,很骄傲地满足自己的成 就。其实这样的学习也不太坏。偶尔会这样想。 那个问题,依然我还是没有答案。其实是害怕自己做一个答案。如果选择了自己以后的路,到时候回望着分叉路时,我只会告诉自己这是自我选择。想要一个 美好结局,偏偏知道这世上没有永恒的美丽。害怕自己的力量不够,也怕失去某一些方向,每次我都选择等待,默默地等待上天给我一个答案。这样不会有太多的眷 念,太多的期盼,也不会害怕受伤。 舍不得是一种理由,也是一种动力。 头发很干燥,发尾需要呵护。心中太幸福,会迷失生活的路。We just take it for granted. 我学习看生活小小的感动,从沟渠里找到可爱的小鱼,在黑夜晚寻找蟋蟀的声音,跌倒后看看四肢有没有健全。过一种平凡写意但是很丰富的生活。 朋友问我:常坐飞机会不会很显。 还好,还不会。每次降落时脑海都在幻想,如果左翼开始起火,轮胎开始断掉,飞机脱轨折成两段,那我是不是会有知觉还是突然爆炸死掉。如果飞机出事,我是否先该弯下腰,还是先拿氧气管呼吸之类的问题。所以心中还是非常地澎湃刺激,在那几秒之内。 原谅我每次离家出走都丢下你们一段时间没更新。每次都有尝试继续写实,但时间不够。有很多故事拖着拖着,感觉像我的生命都被人拖掉了。最近也忙着写 书,发现自己打字超慢,变成只能写部落格和写书两选一。伦敦的冬天故事很多,还有以前拖下的马尔代夫篇,香港篇,新加坡篇,澳门篇,日本篇,越南篇,布拉 格篇。 麻烦请投票一下,你们想看那一个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