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Before You》让我陷入深思

Posted on 10 CommentsPosted in 心情随写, 爱书电影舞台剧

写着写着 突然想写不久前看的《Me Before You》 其实压根儿不想看这部电影 《遇见你之前》 牛郎大约告诉我故事情节 知道内容与残障人士有关后 我完全不想入场 知道 自己哭点超低 眼泪肯定决堤 这故事情节会让我太深刻 只要是有关主人翁坐轮椅的故事 都会有种让人折磨的痛 一定会触动我内心某种纠结

我的太阳走了

Posted on 34 CommentsPosted in 心情随写

于是,我的太阳也跟着飞机飞远了。 日子突然变得空荡 像那天早晨我醒来时的床。 少了个声音 少了个影子 少了个伴。 牛郎织女还真不容易当 。 尤其是在喜庆季节后 身体病痛之时。 我依然很坚强 只是眼泪心情有点差。 他走了后 留下来一堆漂亮美好的回忆更加让我难舍。 照片上一张张灿烂的笑容都是因你而在。 桌上还摆着他送的情人节礼物 手机换了 音乐换了 房间变得安静了。 我以为这一切已不会再重演 然而命运喜欢让我回顾多年前的从前。 这种情景心境 又分又舍的故事 居然多年后会再次上演。 完全不晓得几时可以康复的身体 我好期盼可以快快好起来。 那天跪在九皇爷神殿前 祈求身体健康。 无论有多少个人生挫折考验我都接受 我只求让我努力再努力后 请让我康复起来。 我想我还很年轻吧 我人生路还很长吧 我还有很多事情想做吧。 拜托 我会很努力好好地活下去请上天让我好起来吧。 我如此祈求 不晓得天上的神灵会否听见 我只是尽我所能想让上天听见我的声音。 我只想快点好起来 我害怕日子耗久后 那似曾相识的忧郁会悄悄来袭。 我很努力让自己活得快乐积极 只是这2天他走后加上有post holiday mood 日子有点痛苦。 我懂 这都是生活上必经之路 要初尝病愈后甜蜜的滋味 这一切都是必然。 今天有点精彩 路上差点出了车祸 所幸最后一分钟紧急刹车没事 。 […]

平安回家是福气

Posted on 7 CommentsPosted in 心情随写

不知写过了多少回。 感动了多少次。 每一次归巢, 每一次平安回家, 看到家乡的风景 ,我依然心里澎湃感动不已。 看到父亲每次越来越白的头发 ,母亲越来越皱的脸孔。 我拖着行李箱的手, 很想上前给他们大大的拥抱 亲亲他们的脸颊。 告诉他们 ,你挂念的女儿平安回家了。 每次, 我只能静静地压抑着这股冲动, 父母亲每次急着赶来接我的样子。 那熟悉的车辆出现时, 我心中总是觉得安逸 。 妈不会忘了我是个水桶 ,是把大大的水壶装满了水 ,一壶带在路上给我 。 另一壶置放好在厨房等着我。 每次, 每一次 。 我回到家后 ,单单是看到这瓶水壶, 我就很感动不已。 就像我7岁开始上小学时 ,妈总是这样准备着。 那是个粉红色的水壶 ,我还记得 。 直到今天 几十年后 ,妈依然这样准备着给我 ,让我渴了总是有水可以喝。

学会痊愈

Posted on 4 CommentsPosted in 心情随写

依然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就算累 依然有着健全的肢体 有着可以奢望的梦想 有着几口还活着的气息 累了又如何 睡了又如何 明天太阳是否依然灿烂已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如何把今日太阳好好捕捉 不觉得自己活得特别好 也不觉得自己活得特别精彩 倒着时差的当儿 耗着生命半夜四点多才爬上床 累到不省人事隔天硬着头皮做只牛 我累 我虚脱之余看见一些生活上的美好 有朋友支撑着是一件好事 有疼爱着的家人是件好事 那天我呆呆望着屋外的蓝天 蓝得让我惊讶 蓝得让我禁不住痴痴望着她 无别的 只想留住这个画面 如此简单而已 有些事情想简单就好 偏偏却无法简单化 变得复杂后 我还是想把它简单化 奈何人类的脑袋想东西总是复杂 简单些就好 在我能力之内尽了力 就好 有些问题出现了 一直忽视它 忽视了久后 忘了面对 形成大患 最终看医生要切割时 让自己心头肉一痛 切了 割了 痛了 吃药了 依然会好的 人类最大的本领就是学会痊愈 伤口终日会愈合 留疤了又如何  那道疤痕只不过是在岁月中慢慢 地逝去 直到有天你忘了他后 再某天某日检查身体时突然看到这一丁点儿根本看不出来的痕迹 提醒着你曾经有过这样的过去 才恍然大悟 原来日子就这样一年年老去 依然执著 […]

哀悼流逝的回忆

Posted on 5 CommentsPosted in 心情随写, 网络情缘.谢谢你,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我哀悼那死去的回忆 忍不住心痛 忍不住泪流 失去了宝贵的回忆 尤其是人生中最低潮最深陷泥沼时所得到的几口呼吸 就这样茫然被夺走了 那几口让我奄奄一息时 突然而来的氧气 保存好几年后 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溜走了 我来不及存档 来不及回味 这一片重要的讯息 就这样从手指尖滑过 痛苦流泪 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悲伤 这些都是在我人生中最低潮时涌现的光芒 记得很清楚的是 陌生人的留言让我勉强地站了起来 那些我无法向家人倾诉 无法向朋友倾诉的痛苦 在我患病时 流露于部落格上的心情 因为陌生人 和一些朋友的出现 让我振作 被抹煞地不只是文字 而是网络情缘 大家的关心 其实是我这一辈子最想留在心里 所以 在搬家期间 我总是想把这一切一起并存 总是犹豫不决 我无法取舍 对我来说陪着我走过黑暗深渊的朋友 那是非常温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