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oman Island~潜水之旅(2)Live on Board with Kaleebso

每一次的潜水旅途中,最折腾的是前往美丽海岛的那一段路途。在未抵达海底美妙世界的奥妙之前,几个小时憋在巴士或是小型货车中的痛苦,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煎熬。 从槟城长途跋涉,搭着巴士远下吉隆坡,然后被好友打救,收留一个晚上后,隔天早上挤上另一辆货车,向马来西亚半岛山上的郊林山路出发。货车上9人,有个两岁的小女孩,路途中看了一部电影,吃了两次午餐,闲逛了一间海边酒店,在傍晚抵达码头。天色已渐渐暗下来的暮色中,我们上了船。船上麻雀虽小,却五脏齐全。共有5间房间,可以提供20人就寝的双层cabin,一间captain房间,一个厨房,一个室内活动区,一个户外活动区,两间厕所。 在Kaleebso大船上摇摇摆摆的晃着,等待另一艘小船抵达的同时,在海面上看见了多只小小的螃蟹。如迷蒙中的月亮,披着浅浅的纱雾,呈现黄色的经典画面。如果不是真实的肉眼看见,会以为这是月圆人狼传说的夜晚。船上的灯光吸引了小鱼们的注意力,多只扁扁长长嘴巴尖尖半透明的鱼儿一直追逐着船上的灯,看着小飞鱼在寻觅美食的当儿,我泡了杯热milo,握着热热的瓦杯,双脚悬挂在船上的甲板上,看着月光,吹着晚上凉凉的海风。 清静的夜里升起一阵嬉闹声,楼下人气爆棚,热烘烘的人声宣告着其他人已经上船,踏着窄小的木楼梯,小心翼翼地踩下,到底楼的船板房间。船上涌入十多位素面未谋的潜水员,长长的走廊站不住脚,挤得热闹非凡。大家把行李等私人物件搬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与我同房的是三位从新加坡一路驾车赶来的朋友,V(吉隆坡人)与他老婆A(新加坡人)还有同事C(新加坡人),我们4人同一间cabin。里面有四张double decker的床,我睡左手边上面那张。 看看船上某一角。 住在船上的潜水之旅,最大的分别在于船上的生活方式。一帆独舟划在蓝蓝大海上,脚步随着波浪摇晃,躺在甲板上架上太阳眼镜,望着船身吐出的一片白白海浪,灼热的阳光是一种令人心境开朗的灵丹。大海上有的尽是一望无际的水平线,区划了天与海之别。停留在潜水处总会有小小的岛屿,随机地出现在摄影机中。潜水后疲惫的身躯,在吃完丰富的午餐后就更加倦意浓。窝在室内客厅里,睡个午觉是我最大的娱乐。 总觉得出海的生活很舒服。除了与鱼儿游玩,吃丰富菜肴,睡个懒觉,就是与朋友玩乐。挂在甲板上的毛巾,被太阳晒得微热,底楼潜水的装备处,氧气筒一支支整齐排列着,船头的前端甲板,有个宽大的床,可以躺着享受海风与美丽的海洋。 x                                                                        x                                                                      x 晚上的天空,是更加美丽的。 […]

Tioman Island~潜水之旅(1)Live on Board with Kaleebso

一离开船板的当儿,我已经开始想念那摇摆不停的左右摇晃,双脚站不稳的晕船浪,一抵达陆地后,双脚突然无法协调。习惯了3天的摇摆,我无法接受陆地的踏实力量,脑海依然充塞着月球漫步的慢动作,无重心力量的浮游。潜水时,我仿佛变身成一条鱼游在水里。如果不是氧气筒会没气,如果不是用人类肺呼吸,我想我会活在海里,变成一条快乐的美人鱼。 舍不得的是一种美好的回忆。 在船上共泊的那几个夜里,一种难以磨灭的友情升华,成了离别后最棒的休止符。我们没有拥抱,只有笑容满溢的一种满足,挂在脸上,大家挥手致意。眼眸里的除了疲惫,还有一种明亮的光,很特别的缘分,让大伙儿一共二十几人同挤在一艘船上。是的,我们都是同一艘船。因为同舟共济的份上,莫名信任,让这份友谊变成让我惊讶的美丽。你我都是大家的朋友。不同家乡不同国家,不同路线车站,大家都风尘仆仆赶来上这艘温馨的船,向着深深大海中起航。 这是个与大海有关的故事。 与海水有连系的心结,渴望出海的心情被解脱了,我像是脱线的勒马,被放逐在海里畅游,听到自己的呼吸,看着鱼儿和珊瑚在闹。 我嗅到了自由的味道,那黑暗中有点被蕴藏的危险。在月光下的波浪中,小小的鱼儿跟着船尾挂着的日光灯迷眩了眼睛,被误导为太阳的光亮,使鱼儿们暴露了自己。明天,明天我就可以探一探海里的究竟了。托着腮边我对着海浪暗暗地欢呼着。 x                                                                     x                                                                        x 晨曦。 第一道阳光还来不及陷入我眼里,脑袋已经半苏醒。睡房冷冻得像间藏尸房,我们四条鱼被冷冻得结冰。一整晚盖了被,穿了袜子,再套上外套都无法抵制墙上冷气机喷射出来的冷气。瑟瑟缩缩地卷着身子睡睡醒醒了好几次,薄薄的房间墙壁,偶尔传来一连串叮叮咚咚的声响,塞了耳塞还是无奈地被吵醒。当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多时,发现已经天亮。 充满倦意色身子从upp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