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Bon Odori 日本盆舞节 @ Penang

终于在久违了4年后,我重新参与了这美丽的日本鬼节/盂蘭盆會(盆踊り,也称日本盆舞节)。我还记得2007年的Bon Odori那天,突然下起的大雨把所有的记忆后一并带走,留下空荡荡的操场和几个落汤鸡的摸样。不到7时许,我们已经赶着回家。那是我对Bon odori最后的记忆。 “日本鬼节主要的目的是敬奉及欢迎先人的灵魂“重返人间”,让活人和离去的亡魂一同相聚、共舞。因此,一年一度的盆舞节少不了盛大的日本舞蹈。”(摘自光华日报) 每年都在伦敦渡过7月的我,刚好赶在今年来得及参与这盛大的舞会。霓虹灯还没亮起时,双脚的木屐已经在槟城旧关仔角Esplanade,康华丽堡(Fort Cornwallis)旁的草场游走。穿上日本浴衣,我和友人忙着拍照逛逛。人潮越来越拥挤的情况下,还遇见了Ewen, Cindy,糊涂侠客,Doris和曾帮我拍婚纱照的摄影师Jowen,也在那儿捕捉画面。 还有很多其他朋友也应该相续抵达,只是遗失了他们的电话号码,无法联络上。摊口的一摊摊日本料理,台湾料理等都比前几年的强很多。Sushi King也把整个旋转寿司柜台搬去了,实在是太强了。每一个摊口都人潮满满,越靠近中间舞台的操场,人群都是黑压压的一大片。还有很多外国游客也一起在那儿庆祝,他们应该在想,为何大马会有如此多文化表演,连日本文化节也可以在大马一览无遗? 全槟城日本人都涌上街头,但不是和平示威,而是和平庆祝日本鬼节。红当当的灯饰罩上舞台时,众多日本人与槟城人一起在舞台上活力摇摆,到最后一大群人都围着舞台一起跳起舞来,那种感觉真的很棒,虽然不认识,但是望着隔壁正在共舞的人,跟着比手画脚,大家不期然地笑了。原来盆舞节是如此欢庆着快乐的心情。   最后帮这庆典划上句点的是从头上掉落的烟花,距离实在是太近,感觉就快要坠落到我嘴里。一朵又一朵灿烂的烟花,炸开后被爆出的美丽,是在黑夜中最美丽的星光。大家俯仰着头,一阵又一阵的“哗~哗~”声从未听过,最后压轴的烟花是万个游离星星,被炸开后像多个会游泳的小星,每颗涌向不同的方向,形成很特别的烟花汇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