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感觉实在是太刺激 太令人又爱又恨。
每星期上演大宝森节 我努力练习为了一年一度上街表演。。。才怪。
这种皮肉之苦 深深被小针折磨却能让你如此快活。

每次硬着头皮上 想到可以纾解身体的痛 这小小大宝森节又算得了什么。
从一开始2支针 进展到目前十多支针在背后守候 。
只敢偷偷瞄过一眼 场面太震撼 下次大宝森节我应该去游街。

又酸又痛 每一支针刺激着穴道 也磨练着我的忍耐力。
幸好 忍受过后疼痛会改善 每次都比上次微小点 。
首几次前去 忍受这皮肉之苦 小针在旋转时刺激受伤肌肉组织 那被严重刺激的神经线 ,会像电流从背椎穿透大腿小腿到脚底。 全身会发射性收缩,神经线完全被惊吓直冲脑袋 告诉脑袋好。刺。痛。
若我嘴巴内咬着木材或许会马上断。

幸好 真是幸好 这痛楚会随着每次刺激而一丁点减少 。
击中要害的经络治疗非常残忍 也非常见效。
可怜我那可爱的屁屁 不仅被人看光光也变成了仙人掌。

瑜伽步入第三个月。
肌肉也承受运动后被撕裂的痛 。
逼着自己练瑜伽 开始练舞 我要强壮的腹肌背肌臀肌。
每次都拼了力 让摇摆无力的左腿稳定 让背脊椎扭转伸展。
每一滴汗水 每一个呼吸 我逼自己去享受这另外一种痛 *痛得来超舒服* XD
要有强壮的肌肉 为了以后人生的路 我一定要坚持 一定要勇敢。

小小的痛楚 会有大大的幸福。
再坚持多一点 再继续做物理治疗多一点 或许快好了。
我常这样催眠自己。
No Pain No Gain Read More →

或许这一切都是注定吧 。
世界上唯一不变的永恒就是那变幻无常的人生风云。

吉隆坡小出游让我心情变得很好 见了朋友改变了环境多少也改变了心情。
2015年小出游独自上了飞机 心情难免会担忧 带着backjoy上路 带着忐忑上路。
一路感谢平安抵达平安降落 再让我平安归来。

依然在休养的身体 还没完全痊愈 。
病后第一次独飞 我非常紧张 状况女王很怕在这时段出状况 因为身体还未达到我期望的标准。

那标准是什么?
就是完全痊愈 坐下左腿不会有丝毫麻痹 。
我依然很努力去物理治疗 从来没放弃 虽然面子书Instagram 上分享得不多。
我知道还有些朋友很关心我 大家见面都会关心询问或私下私讯我。

这些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 每天都在上演 你的我的他的。
每个人生活中都有困难的事 都有必须面对的事 应该解决的事。
切勿相信所有朋友在社交媒体上的讯息或笑脸 很多人都选择了报喜上传好消息 。
别人的生活中不仅全都是快乐而已 只因有些部分被选择了遗弃。

就像人若可以消除不好难过的记忆 只剩下快乐美好回忆是多么欢喜。
然而 我们无法做到 除非患上了老人痴呆或失忆。
相信自己 生命中起起落落中还是隐藏着一部分小小快乐给你。

病情依然有进展 像乌龟在爬 每星期有小进步 缓慢一小步。
应是动过手术的原因 让背部肌肉恢复正常的工作进行缓慢 。
像老人。于是我是个18岁小妹妹却拥有80岁骨头的老人。

老人最近很养生 很早睡觉 很勤劳运动 很努力去物理治疗。
开始瑜伽2个月了 身体开始变得柔软 劈腿好像有望 唯一无法做到的是手术后的限制 。
某些动作 老人拼了吃奶力都无法做到 我懂 这打从手术前后我就明白的限制。
开始重新锻炼身体的肌肉 让我在去年疼痛时躺了2个月堆积的脂肪说bye bye。

老人需要强壮的肌肉才能防身 请不要再说我瘦了 我身上肿了好多肥肉 脸也圆了。
若不相信请看看一只猪 就会看到和我同样的样子。
很期待肌肉变得结实的那天 陆陆续续我把生活中加入更多运动 又开始跳肚皮舞了。
不敢太用力只是轻轻就好 。
运动后要放松绷紧的背肌也是个需要面对的痛。
不晓得需要多久才能痊愈 我能做的只是不停努力努力再努力而已。
只要能够改善 微小进步空间我都不会放弃 人活在世上除了健康与知识 身外物一切皆是空。
生活中的困难 我们一起努力吧 🙂

 

其他有关文章:
6年后的大宝森节:我要去游街

6年内的辉煌:人生风景
部落格这条路写了10年
6年后的治疗:怕死我的针灸+物理治疗
6年后的再见:新加坡主治医生
6年后的考验: MRI 交响曲

在脊椎病这条路上, 从来没有捷径, 没有一步登天 ,没有一颗药到病除的神丹。
对于生病的身体 ,尤其是脊椎骨 ,支架生活行动人类重要一环,这更是需要一步步踏实慢慢修补恢复。
曾经 ,我以为坏掉的脊椎盘可以神奇般回位, 然后像感冒发烧般好起来。
但医学证明,没有如此根据, 要吗就让身体习惯这样的痛楚 ,要吗就把坏掉的部分切掉换入新的。
因为我无法忍受这长期痛楚,夜晚无法入眠, 从2006年6月开始到2008年5月整整2年了, 所以我把那部分sayonara了去。

当然,脊椎骨病情堪多复杂也因人而异。
若不觉得这病痛扰乱生活起居 ,不影响自己想过的生活, 医生不会特别建议你动手术。
当初我动了这念头 ,因为我行动不太方便。

虽没到长期坐轮椅那阶段 ,但我无法站立排队超过10分钟, 无法走路超过15分钟, 无法久坐超过20分钟。
那种刺痛从腰部开始, 一路延伸至臀部大腿小腿脚板, 坐骨神经放射性的刺痛, 24小时每一份每一秒都在进行着。
同时间左右腿都有这种痛楚, 这种痛彻心扉实在难以形容 ,若有过和我同样症状的人或许就会明白。
当时, 是剩下头发没有知觉吧, 我想。

就这样痛了2年 ,于是 ,我豁了出去决定动手术以让我重返旅行者姿态。
人生最爱的风景都在路上呢~ 于是 ,身体慢慢好了, 我从附近邻国开始旅行, 慢慢扩展到比较远点的距离。
再慢慢扩展到更远的距离 ,在手术一年后重回伦敦怀抱, 开始了独自出游、 2人出游 、蜜月出游、 媒体游 、到后来慈善出游。
感谢当初遇到一位贵人, 让自己勇敢踏出这步, 6年内才有机会去了些国家, 看了些风景。
完成了一个又一个梦想。
曾经躺在病床上觉得不可思议的旅行, 竟然奇迹般发生了。
人生多了旅途风景多了好多乐趣。

懂我的老朋友, 都看着我这样一路跌跌撞撞走来。
因人生低潮而建立了后来的高潮 ,梦想一个个实现。
感谢医生切我那一刀 ,让我后来可以在马尔代夫结婚蜜月 ,在埃及看金字塔, 在新西兰泡温泉, 在印度与贫民区小孩共舞 ,在南非探望助养小孩 ,在美国自驾游3652km (现在写起来觉得好遥远啊~)
辛苦了我的身体, 承载着我一罗罗梦想, 那6年内脚下疼痛不再, 锻炼强而有力的体魄后,用双腿实实在在踏出旅途每一步  ,地图上的风景一个个在我眼前出现。
因为得来不容易, 我很用心感受这6年内上天给我的美好故事 ,我用眼睛用摄影机用文字记录了这一切。

曾经有些在部落格上写过 ,也有些还来不及分享 (抱歉 我知道我该被打屁股 XD)
如今,请让我总结6年人生风景 ,给自己更多勇气和鼓励。
希望现在或以后 ,若我需要更多能量时 ,回顾这篇人生旅途 ,来激励自己勇往踏前。 Read More →

每次去物理治疗都觉得自己好勇敢.
怕针怕到脚软抽血看到针会晕倒的那个无用武之地—— 就是本小姐我 XD

大家都说我很勇敢, 现在知道我这么大个人, 连小小的针都会怕。
就懂我也没那么勇敢而已。

每回完成物理治疗后 ,身心舒畅 疼痛消失心情特好, 而且特别疲倦。
虽然害怕针灸, 但我知道这是对我好 ,虽然怕痛怕那种被针灸时超刺痛的电流。
但我明白, 这痛如果承受起来, 会帮助我恢复。

我好勇敢, 每次躺着忍受心中最害怕的事 我都这样鼓励自己。
啊 你好勇敢啊~ 没办法, 需要面对的,终究我还会硬着头皮去面对。
昨天光溜溜的屁股被物理治疗师看光光, 屁股侧面上插着5只针。
我不敢看 ,眼角下瞄到到我还是没有勇气看。

他:要不要拍这5支壮观的照片?

我:不。。不必了~ 心里直冒汗。

对针, 一路以来都有阴影,曾经在8年前腰痛时在背后扎满了10支针,加上电流后的那种加倍放射性的痛楚,毕生难忘。
还想起了6年前那两条长长细细的针,直插入我的脊椎骨,简直让我毛骨悚然.
对于抽血会晕倒的人 ,肯接二连三去针灸 除了勇敢(好吧 这次我承认),只因很有效。
痛一次 ,好一次。

物理治疗, 牺牲的不只是身体的痛楚, 还有小裤裤的色相.
换上病人袍 ,内只剩下内衣内裤.
每次背部都被看光光, 那位戴眼镜的男物理师很专业很干练.
只是我每次都在烦当天需要穿那件小裤裤 ,只因为小裤裤太可爱.
不久前才入手的VS蕾丝一律不行, 太透视太性感.
不想让物理治疗师误以为我特意穿超级可爱小裤裤, 奈何我所有内在美都太俏丽原来是一种烦恼 XD
太旧的不能穿 ,太多蝴蝶结的不能穿, 太性感的不能穿.
结果剩下可以穿去的就是那几件超可爱而已. Read More →

于是 6年后我再次回来看他 。
他依然不变, 依然精神奕奕 ,依然坦白明确 。
只是他从CGH ,换去了Mount Elizabeth Novena。
从忙碌变成了悠闲 医院变成写字楼 ,至少从我这里看起来如此 呵呵。

他说刚刚搬来新off 2个星期。
高级私人社奢华医院, 让我觉得连看病都觉得像去酒店 。
太不像医院的医院让我惊叹怎么新加坡私人医院如此高档次得无话可说。
这摩天楼大厦怎么看都像奢华办公室。

这次没有遇到让我发笑的马来人 ,但却遇到帅得不行的年轻小帅哥帮我照Xray 。
这帅哥长得不高但眼睛好大鼻子好挺,胸部手臂肌肉好结实 (有 我有很认真看医生 XD)。
是的 ,我又被医生派去照xray了。 细胞对不起, 我又让你死了好几回。

这帅哥在我换好病人裤子带我进入xray室后, 劈头第一句:你上个月什么时候来月经?
我又愣了一下,在帅哥面前也~ 谈月经也~
支支吾吾:我忘记了~
并不是我要含糊敷衍,而我从小到大真没有去圈日历的习惯,我只大约有个概念,时间上大致准确即可。至于几号嘛,我真没放在心上。
他二话不说直接把日历递过来 *汗*
不要这么专业可以吗?这。。这招不就逼我就范?沮丧*
硬着头皮认真回想上个月大姨妈来时,我究竟身在哪里。空气中突然变得很安静。Xray室内,那位帅哥不吭一声在我身旁翻着纸张,拿着笔东写写西画画
我结巴:随便10号还是11号吧~ 我尝试笑笑想让气氛轻松点
帅哥:10号还是11号?
我笑容僵住,他抓住不放定定地望着我。想必“随便”是行不通了。
10号!
我还是第一次和陌生男人见面聊不到3句,就告诉他我上个月月经的日期 OMG *形象破灭* Read More →

于是 6年后我再次遇到了这棘手麻烦事。
上天不让我忘记这腰痛是如何缠人, 这腿部麻痹是如此不舒服 这行动不便是多么的痛苦。
这一切仿佛如昨天 ,这行熟悉的医院, 这蓝色的病人服。
6年后 我竟然忘了如何穿上, 那很贴心的护士还帮我提示。
她:你一个人来照MRI吗?
我:对

我似乎看到她眼睛里的惊讶, 我不禁在心里笑了笑。
转头看看身边,似乎每个病人都有家人陪同吧。

我其实告诉母亲不必前来 ,等待时间太长, 耗2个人的时间不如只耗一个人就好。
至少目前我还可以走动 ,脑袋也很清醒。
已是身经百战的病人, 对于医院我没有太大的恐惧感, 一个人来看医生照MRI xray也没什么。

带上一本书, 带上水壶, 等上6-7小时也是普通之事。

去掉所有衣服, 只剩下内裤 围上那蓝色的病人时尚服装。
那Xray 马来人第一句话:你是艺人吗?
我愣了一下, 怎么了?
哦 没有, 我觉得你的脸很熟悉,好像在电视还是哪里见过。

虽然当时腰痛, 但你让我在心里又笑了一次 感谢你啊。
不晓得你是不是每位病人都这样说让病人减少疼痛, 还是那件蓝色时尚病袍让我释放艺人气质。
我拼了命让自己相信是后者 哈哈。

被送入MRI 房间 门一打开 ,我看到白色大大空间 像个太空馆高级的白色太空床。
这空间内一切墙壁 地上 MRI 还有医生袍都是白的。
除了我身上那件蓝色病人服, 还有那位女护士。
是比较容易在太空内找寻目标吗?

躺在瘦瘦的太空床上 ,看见那圆圆的洞口, 这一切一切并不陌生。
我一点都不害怕 ,我知道这里面是白色圆圆的空 ,里面会有很多声音出现。
慢慢地躺下去, 腰部还是隐隐作痛, 那女护士很贴心 大大的印度眼睛眨着长长翘翘睫毛。

她帮我带上看起来很时尚也是白色的耳机:记得躺在里面时不要动,里面会有声音,大概20分钟一下子就好了。
我笑笑:可以呼吸是吧。
她:可以,别深呼吸就好 (好认真也,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二十分钟?印象中好像没有这么久啊?我记得好像10分钟而已。床慢慢移动,我像太空人般被推进了一个不为人知的MRI 空间馆。那只能容纳一个人的洞口,张开眼睛就是白墙壁。我闭上眼睛,不想干瞪着那狭窄的空间,害怕患上幽室恐惧症,耳边上的交响曲重来没有停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