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内斯堡奥利弗·坦博国际机场 (10)
约翰内斯堡奥利弗·坦博国际机场很大,已超越开罗成为非洲大陆最繁忙的国际机场,分成Terminal A 和Terminal B。机场最高一层是办理登记手续处,中间那层是抵达境处,也是商店购物区。

约翰内斯堡奥利弗·坦博国际机场 2006年11月后为了几年前总统而被命名为Oliver Tambo International Airport 国际机场 ,内分国际和本地机场。2010年曾举办FIFA世界杯足球赛时,这机场被翻新和扩展,给我很好的第一印象。扩展工程包括了增添了A380跑道,全新购物体验(下面有写更多~)和整座机场装潢设计,完善的火车、巴士交通衔接。未来的2015年,机场将预计一年内成长至服务24亿乘客。

我们的行程单单从大马到目的地客栈,路途真遥远:吉隆坡—(飞1.40分钟)—泰国曼谷—(飞11小时)—约翰内斯堡—(飞1小时)—Polokwane—(坐车2小时)—Tazeen Ivory Lodge 寄宿客栈

Read More →

印度之旅还没开始写 我已经开始写南非之旅
长滩岛还没写完 又开始出现新的故事
人生中的画面也是如此吧  在一波挫折或快乐未平息时 又迎来另一波
说真的 人类除了睡眠时间外 似乎睁开眼睛每天都在接受不同的讯息

弄丢了南非手札 那小小本黄色和橘色小花的封面
是出发前一晚买下的小手册 想写下南非所有点滴
填满了 在南非天空下 在南非土地和南非小孩见证下
写了满满的记录 满满的文字 却被我遗留在机上了 那飞往bkk的飞机中 我完成了一篇博文
却也丢了这本南非手札

你问我懊恼吗? 那又如何?事情发生后 懊恼已毫无帮助
庆幸一部分文字 已在电脑中留下 另一大部分未处理的是 关于WV这一块 我会尽量的 想办法把脑汁中挤出残留的渣
她说:没关系 最重要的那块已在回忆中 那感受才是最深刻

对 这句话很熟悉 想起那天我在印度坏了摄影机后 Jerome对我说过同样的这句话

感受才是最真实的 我希望可以尽力让我的文字让你感受我走过的南非

她问:南非如何?好玩吗?

我迟疑了一下 好玩吗?我问我自己
脑袋里飘浮的只有 那贫瘠小孩的家 沙漠气候的草木 那处在荒凉高原中的学校 那笑得很灿烂南非小孩的脸

南非小孩

好玩吗?我自己也答不出来 Read More →

这一次 我没有哭
坐在车上 回着ADP的路途中 我如此想着
嘴角向上翘 感动还是会有

不哭了 因为南非快乐的音律让人忍不住张开最大的笑容

像听到迪斯尼卡通《海底世界》活泼轻快的旋律 心情奔放
南非人的音乐细胞 是在骨子里的
无论大人小孩 张开歌喉高歌 每个都是美丽的音符
无插电的大合唱 轻而易举 在高原中 我们听到了高昂的独唱 合唱 合音
那一处没有尽头的高山背景 我们站在烈空中 晒着不太烫的太阳 但却耀眼
DSC07991

快睁不开眼睛 我被南非小孩的歌声震撼了
蓝蓝天空中 We are one big family 的歌词在空气中飘荡
好感人 我似乎看到michael jackson 年轻一代的身影
偏僻的村落 南非小孩们拿着欢迎的牌子 用最贴近大自然的音乐触动我的泪泉 Read More →

这次 又远行到Thusalushaka
想起刚刚买的那本书《再不远行 你就老了》
想带着它与我一起远行 但知道自己没有闲情雅致在这次旅行中阅读 最后我还是把它搁在手心里后 又轻轻地放了下去
它安静地躺在我桌上
等我回来吧  我对它说道

把行李轻轻抬下楼梯 然后轻轻地敲了父亲的门
他含糊回应了一声 我又回到了这个循环
一个拿着行李出门又回家 出门又回家的女儿
一个飞了又飞 飞了又飞的人妻

朋友说我对地球贡献不多 最多的是飞机排出的化学物质 全球气候变暖我都被算上一笔
因为飞行路程总计 消耗了飞机汽油 排出的二氧化碳足以让大气层变薄
又是时候做些对地球有贡献的事吧 我想

Mozambique-floods

去探望我的助养小孩 算吗?我想
怎么又去了?朋友问

我也不知道 当收到WV筹备助养人去南非探望小孩之旅时 毫不犹豫 我确定了前去
我真正助养的小孩就在南非 好像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真的上瘾了 我想
印度之旅的震撼 还深深烙印在我心里 脑海里
不假思索 又迎来了南非之旅
只是会更偏僻 更落后 更危险 需要更加小心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