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后的进步:Chiropratic 脊骨神经医学

Posted on 8 CommentsPosted in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抱歉啊~ 更新让你们等久了~ 其实断断续续都有在写文 只是没时间整合编辑上传排过 写部落格时间很短 但整理po文却需要花时 加上最近早晚常运动也用了不少时间 所以 这篇赶紧来一下~ 上篇博文发出后 收到很多朋友短信和留言真的很感谢 需要澄清下 那篇其实是写于2个月前的心路状况 请别担心 valyn是打不死的小强哟 每一天 每一个月都有进展 *目前也从香港trip回来啦* 无论是缓慢或快速 小强会确保自己生命旺盛繁殖滴 【给关爱我的朋友 – 报告】 最近开始去PT (Personal Training 有聘请私人教练)的重训后 左腿和腰越来越强壮 (所以才可直飞香港 左腿麻痹越来越少 可不靠椅背坐得“比较正常的时间” 驾车一小时 或左侧睡也不再麻痹 精神更佳 只是偶尔运动后较累 或走站坐超过2-3小时 肌肉会酸微麻痹 (还是每天发作 不过发作时间越来越短) 所以整体上 身体更好更强壮了 yay!

7年后的太空船:MRI 再次响起

Posted on 22 CommentsPosted in 伦敦.我第2个家,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于是 一年后我再次被送进那太空船 穿着2层病人服 穿着短靴 这次的病人服依然是蓝色 不过多了很多小碎花 这次从外星球归来时 没有印度人长长又卷卷的浓密眼睫毛 却有个大眼深色帅哥迎接我回归地球 这一次 没有单独前往 牛郎陪织女同行 他在外头等了快一小时 只差没有呼噜噜睡着而已 我充满“荣誉榜”的医院打卡记录 从槟城医院 新加坡医院 来到了大老远方的伦敦医院打卡 也算破记录了吧 相比于伦敦的私人医院 服务态度 效率实在是比NHS高太多 才发现 原来槟城私人医院繁忙得像超市 新加坡私人医院像高级写字楼 伦敦私人医院 太轻松写意风景太美 让我看得痴呆 像观众兴奋等待看演唱会

6年后的武功:任督二脉

Posted on 17 CommentsPosted in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我很久没试过这样痛了 打着这篇 心有余悸依然很心疼自己 想起刚才几小时前不停抽搐的身体 心有余悸 躺在物理治疗病床上 眼泪不停地直流 无法控制一直狂飙 生理无法承受超过负荷的尖痛 从下针患处闪电式放射直达整条左腿小腿脚板 这种无法形容的痛 就像没用麻醉药却被医生活生生被刺了好几百次一样 一秒钟内 全身闪过放射性强电流烧灼样疼痛从左侧大腿流往全身 而在0.1秒内我双腿肌肉不由自主挛缩起来 痛得无法说话 他应该被吓到了 他从来没看过我流泪 每次无论多痛都好 我都可以忍着 这次 不一样 这让我不停颤抖的痛 很恐怖 最不想经历却也很熟悉 让我想起2008年那次在实验室内被针刺入背椎的痛 不想再试 原以为生命中不会再次经历这样胆颤心寒的痛 结果 事与愿违 0.2秒内下半身像突然脱轨的火车箱 断电断移动能力 瘫掉的感觉很无助 绝望和恐慌 冰冷的双腿不停地颤抖 不由自主骨颤肉惊 泪水狂飙 我尝试用了全身力量 微微动了脚趾头 再动动右脚指头 接着 深呼吸了几口 再尝试动了脚板

6年后的心态: 生命河流

Posted on 14 CommentsPosted in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我并不喜欢自己熬夜 一直都尽量训练自己早睡 越早越好 越早越好 躺着翻来覆去 眼睛很累心疲惫却无法入睡 我知道自己担忧些什么 每一次脑海中都会出现恶魔与天使 他们努力对话 总想办法让我听他们其中一方的话 而我努力地把自己照顾好 努力地把自己的心态思想调正 对于还未康复的身体 我希望自己努力好好照顾他 人生路还很长 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这一次的考验 只是人生中其中一项我必须学习的功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难 在生活中在现实中 如何在苦难中微笑走下去是另一个必修的课 9个月了 原来已9个月了 就像9月怀胎 BB也快蹦出来了~ 近期频收到朋友网友读者的私讯慰问 大家都很关心我的近况 希望我已康复 很感谢你们的关爱 我还没100%康复但状况依然很不错 乐观的看待就是事情依然有进展 偶尔会痛或麻痹得不行 但每次去复建物理治疗后还是会有进展 距离康复还有多远的距离 我完全没有头绪 其实我也没有想过这问题 因为没有答案的问题并不重要 无论距离多远 我还是会慢慢走下去 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 N年前我已明白有一些问题不必要问 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 问“对的问题”比较重要 已全然接受人生中的际遇 面对不完美的我 与自己的对话是 我可以做些什么让自己过得更好?让身体更加进步?

6年后的大宝森节:我要去游街

Posted on 2 CommentsPosted in 顽皮的脊椎骨2006-2015

这感觉实在是太刺激 太令人又爱又恨。 每星期上演大宝森节 我努力练习为了一年一度上街表演。。。才怪。 这种皮肉之苦 深深被小针折磨却能让你如此快活。 每次硬着头皮上 想到可以纾解身体的痛 这小小大宝森节又算得了什么。 从一开始2支针 进展到目前十多支针在背后守候 。 只敢偷偷瞄过一眼 场面太震撼 下次大宝森节我应该去游街。 又酸又痛 每一支针刺激着穴道 也磨练着我的忍耐力。 幸好 忍受过后疼痛会改善 每次都比上次微小点 。 首几次前去 忍受这皮肉之苦 小针在旋转时刺激受伤肌肉组织 那被严重刺激的神经线 ,会像电流从背椎穿透大腿小腿到脚底。 全身会发射性收缩,神经线完全被惊吓直冲脑袋 告诉脑袋好。刺。痛。 若我嘴巴内咬着木材或许会马上断。 幸好 真是幸好 这痛楚会随着每次刺激而一丁点减少 。 击中要害的经络治疗非常残忍 也非常见效。 可怜我那可爱的屁屁 不仅被人看光光也变成了仙人掌。 瑜伽步入第三个月。 肌肉也承受运动后被撕裂的痛 。 逼着自己练瑜伽 开始练舞 我要强壮的腹肌背肌臀肌。 每次都拼了力 让摇摆无力的左腿稳定 让背脊椎扭转伸展。 每一滴汗水 每一个呼吸 我逼自己去享受这另外一种痛 *痛得来超舒服* XD 要有强壮的肌肉 为了以后人生的路 我一定要坚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