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珍贵的记忆 好好收藏。
存在时间的库户 永远保留。
我人生最美丽的故事 从这里开始。

x x x

第一章 London Heathrow Airport 23.9.04

人潮汹涌。
挤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我矮小的身子看不清前方的路。
迷迷糊糊地,我跟着别人的步伐向前迈进。
越过玻璃门框,突然前方一片广阔,围栏旁伫立很多等待的人。手上握着的大牌子上写着各国不同种族的名字。
愕然。
我竟然已经步出了境。
傻愣愣地想回头再度入境。鱼贯式的人潮一直从里面把我挤了出来。
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至少我知道在前方的某一处,有一个人在等着我。或许可以向他求助。
寻寻觅觅。
好多好多的名字重重叠叠地挂在我前面。真的有好几百张。
害怕会漏掉那一个我从头开始仔细地一个个大量。可爱的英国人也看到我, 高举着手中的牌子想让我看得更清楚,他们也想知道哪一位是该接待的客人。
找不着。真的好不容易仔细地看了好几回,来来回回地反复搜寻。每个人都看到我了,但根本就没有我的名字。只好呆在原地,手足无措。
开始急了。
哥还在里面,根本不知道我已经出境了。现在被困在人群中,又找不到那英国人。
开始迷晃。
人潮不断地涌出来,好几百人挤在这个到达区,拖拉着行李箱熙攘来往。
个个都高我两个头,被夹在狭小的空间,完全看不到头顶的方向。
突然明白原来迷路在人群中是这样的一回事,真的很难得。

x x x

两个小时前

班机抵达。
徐徐地步出机舱,瑟瑟地跟着人潮向海关处疾前。
当人群鱼贯式的散开,陷入眼帘的是另一片一望无际的黑压压,长长的一排海关柜台。
持着学生证的与游客的海关入境被隔开,我跟着其他国际学生排在第一个关口。游客入境在另一端,哥向我挥了挥手, 微笑地示意着在过了海关后会见。
一直地看着他 直到消失了踪影在人群中。
刚好是学生的旺季。所有国际学生都赶在开课的前几天抵达英国。
队伍是从好几个弯弯曲曲的线组成。
好想偷偷地溜到前面的线。马来西亚人很少那么乖乖地排队的。不 习 惯
又看见每个人奉公守法的排队,担心如果被当众抓到出糗,那不是赔了大马人的面子吗?
唉,还是排吧。

x x x

时间滴答的唱着。
好不容易过了四十五分钟,终于轮到我了。
海关人员看了看我,再看了看护照。
请你善良一点,让我顺顺利利的过关吧。。。千万 千万别叫我去旁边问话~我心里一直默念着。
“Do you have your medical report?”

“Huh?!”

“Your MEDICAL REPORT! Like x-rays….” 好像今天看太多人了,海关员有点不耐烦的重复。
“Em…..No, I don’t have it.”
吞了吞口水,心里发毛, 不详的预感开始上升。偷偷瞄一下旁边的柜台, 其他的学生真的有带x-rays来,怎么我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I’m sorry Miss Lim, you have to wait at the other side of the room.” 她指着旁边的一个入口。

!!? 不是吧?我被叫去office问话了?我刚才是有想过要偷偷地插队,但是我没有做啊。我那么容易被怀疑吗?

“Sorry, I don’t understand. I’m sure my entry visa is correct, why do I needed to be….. .at the other room?”
我不甘心,至少要知道理由。

“Yes, your entry clearance is perfectly well, it’s nothing to do with it. Just the procedure we need to check you health status soon after you’ve arrived. Some of the students brought their x-rays, just asking if you do. If you don’t, nothing to be worried, we have our doctors and nurses, over there, ” 她又指了那个入口, “to help the other international students.” 她微笑。

“oh ok, I understand now. Thank you.” 阴霾终于解开了。我高兴地向她报以微笑,向飞机场的General Hospital走去。

x x x

照了x-rays后从里面出来,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多。
其实也有蛮多学生和我一样,在那里检查健康情况。

如果有带医药报告的,就可以直接过海关,去拿行李了。
所有的医药检查,免费。嗯,真好。
到处寻找哥的踪影。
不见。
寻找行李箱的踪影,不见。
从排队到检查完毕,完全是与哥隔绝了将近两个小时,他一定很担心我是否出问题了。
还是快点找到他吧。
就这样, 找着找着,迷迷糊糊地,我跟着别人走出境了。

x x x

现在

呼吁自己冷静。
处身在异地,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失去别人的联系,我一定要冷静。
一瞬间,想起哥携带着国际电话,还有自己身上的马币,一切都通了。
急向钱币兑换的柜台前进,兑换英镑后我踮着脚尖寻找公共电话的踪影。
蓦地,轻而易举地被我瞄到了, 满怀欣喜地冲上去,希望在很短的时间内联络他。
希望他已打开手机。
不晓得他是否还在里面等我。
嘟嘟。。嘟嘟。。
电话通了。心中一阵欣喜。

快接电话。。快接电话。。

有人接电话了。心里的兴奋溢洒出来。

从来不曾觉得可以和哥说话是如此的重要。除了身上的零钱和文件,所有的行李和重要资料都在他的身上。
好不容易交代了一番,心中的石头掉了一颗,还有另一颗。那个该接我的人在哪里啊?

x x x

人潮依然拥挤。
我呆在原地望着抵达境区紧紧地不敢眨眼睛,生怕会错过那个一直寻找的身影。
我向前走一步。
发现电话亭旁有个金发碧眼的男生,也在等人。
朝他礼貌地微笑敬意。
他手上也有一个大牌子,随意地看了上面的名字。小小的。
我很惊讶地朝着他喊道:Is you!
他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指着牌子道:Oh, is this you?

对!是我!
我霹雳扒拉地和他说了一大堆,心中的另一个大石也终于掉了。
真的很神奇,原来只要停止寻找消失的就会突然地出现在你眼前

感谢幸运之神的眷顾, 让哥一个人 推着两个共重四十多公斤的大行李顺利地通过保安森严的警卫检查。

的确难以置信。
也感谢它,让我在茫茫人海中重获失掉的连线。
一到达英国剧情就如此地紧张刺激,让我非常期待这段梦想之路。
三个人回合后,我们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坐上轿车 浩浩荡荡地踏着伦敦西下的余晖向未来的家出发。
Swiss Cottage 我来了~

to be continued….

心中的喜悦一直不知觉地绽放。

不晓得是事情地转机带来的消息让我欢颜,还是心中那沉沉的大石终掉落到地。

也许是两者皆是焉得我笑脸。

感觉上心中的那一层阴蒙已被披开见光明。

像春天来临似的带来暖暖的阳意。

真的很开心,很欢喜。

常不知觉的嘴角会向上翘,也会在时光流逝的某一秒中盎然发出满足的叹息。

真的,好不容易,终于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路线。

衷心的祈望这一次让我择到正确的方向。

虽然不晓得未来的日子会否艰辛与困难,但我在这一顿停驿站中,我得到了满足。

因为夜出光辉照四海。我相信。

感谢天,感谢地;受到煎熬后获得的美满是让人激动得非常容易满足。

喜欢在夜晚时分静静的在灯霓闪烁的船泊港口等候轻快铁。凉凉的春风吹来时一丝寒意,偶尔会冻僵我冰冷的小手。

想,这会否是最后一次可以有这样的夜晚让我精疲力尽后的等候?霓虹灯映着湖泊粼光波动。听着上班族在某个吧台喝醉的喧闹声此起彼落。发现这儿的人都喜欢酒后带着醉意的欢笑。或许是某一种表现自己的方式;也可能是欣赏生活的另一种调调。

这儿许多事情都是随性而行,没有任何框框的规划。觉得很难去断定事情思维的好坏,最重要的是快乐与幸福吧。

依然,我还是比较喜欢文字的曲子。

毕竟自己身上流着的是东方人的血,习惯了那种调调,反反覆覆兜兜转转地,终于在熟悉的中文韵律中找到了平衡。

念,文化该是默然地遗留在心中某个角落,永远的跟随着我吧。

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刹那,热泪盈眶的我禁不住地让那几颗晶莹滑落了脸颊,热腾腾的心酸与鼻酸让我内心的那一片理想不停地呐喊。答应自己不哭的承诺被突然袭击的回忆打败。希望这不是永远的起飞,而是短暂的感触,不想让这一航班机带走我永远美丽的回忆。就在那一刻,我血管与思想的每个神经激起澎湃的思念。

真的真的不想离开这让我成长了一年的土地。虽然不是国土,但却载满了我深深与特别的深刻回忆。拥有了太多太多的故事,很浓很浓的情感。曾经憧憬过的梦想,被完成了。心里永远都有不舍得的感慨。答应自己的承诺,重踏上这英国的土地,不暁得上天会否作弄我,真诚衷心地祈望,让我重归这土,让我实现另一个可以达成的梦想。多么希望家人的支持可以让我并肩与生活上的艰辛作战,多么希望自己可以选择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过自己选择的生活。人生,最快乐莫于如此,就算必须承受煎熬,也是自己的抉择。

看着窗外那一片云海,映着夕阳的余晖,澄黄粉蓝色的相映,构成美丽如天堂的画。多想抓捉那一片洒泻逐渐消失的夕阳,奈何无可。待,期待着黑暗中的黎明。

笔于 MH007 飞机上 20。9。05 20:00

坐在伦敦唐人街的1间日本餐馆。
我突然想起了你们。
我马来西亚的朋友。

想起昔日,大伙儿一起到日本餐馆大剁饱腹的日子,很感慨。
很怀念大家一起嬉闹的日子。
多希望你们可以和我一起分享这一顿日本拉面。

一缕缕的蒸气从碗上面冒起,朦胧中的眼影,禁不住的思念。
心情澎湃。

可能是前两天的恐怖袭击,近在咫尺,仿佛如你我的距离。
感性的心目见了地铁乘客人数的逐渐掉落。
星期六的乘客竟然少的让我觉得凄凄惨惨,回首以往的拥挤迫逼,今天的乘客显得心慌胆惊。

日子,原来是在一片热闹与唏嘘中度过的。

愿,你们安好。

9。7。05 14:19PM
伦敦唐人街Ikkyusan日本餐馆